365体育投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学术不端行为

字体: 2019年04月24日 浏览量: 次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0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天竞 发布:新闻中心

今年两会,“加强科研伦理和学风建设,惩戒学术不端,力戒浮躁之风”的相关提法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意味着学术规范的绳子再度被扎紧。长久以来,学术不端行为层出不穷,始终是笼罩在学术界上方的巨大阴影,是随时引爆社会舆论的敏感点。

社科院2018版《反腐倡廉蓝皮书:中国反腐倡廉建设报告NO.8》梳理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公开报道的64起学术不端典型案例,被公开点名的既有高校教师和学生,也有系主任、院长、副校长乃至校长。学术不端渗透到学术界的每一个层级,具有较强的普遍性和隐蔽性。

在这些被“解锁”的学术不端的各种姿势中,不少案例令人啼笑皆非。如“最黑色幽默”:本科生通过伪造博士证书晋升为“双料博士后”,出站后又当上了教授;“最乌龙”:两篇雷同的硕士论文竟然出自同一位导师;“最国际范”:某教授利用中国人姓名拼音所对应英文名字的相似性,把三人的学术成果、学历、工作经历集中到自己一人身上;“最勤奋”:两名大学教师通过“伪造或篡改数据”“侵吞他人学术成果”“未参加创作,在他人学术成果上署名”等行径,两年间在国际期刊发表70篇论文;“最可惜”:某人文社科领域的学者31岁就当上博导,后被期刊编辑室公开宣布涉嫌抄袭德国某学者的著作等。以诚信奠基的学术声誉是每一位学者的生命。这个时代,被记忆是常态,被遗忘是例外。学术不端的行径一旦被核实,会成为伴随涉事者整个学术生涯的污点。

翟天临事件后,教育部再次重申对学术不端行为的“零容忍”。其实早在几年前,教育部就发布了《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在制度层面对被学术不端行为 “开刀”。为何在如此高风险、高压力的态势下,屡有学者试图踩这条“高压线”?

首先,学术不端行为的调查周期长、调查门槛高。比如,医药、化学、物理等自然科学领域的学术成果需要经过多位专家大规模的反复核查,专业性极强,普通人很难发现或介入。

其次,学术不端事件的涉事者与所在单位间存在复杂的利益关系。纵览历年被媒体曝光或隐藏在身边的学术不端行为,都非靠一己之力,是多方利益合谋的结果。哪怕面对实名制举报,作为既得利益者的相关单位自认“家丑不可外扬”,倾向于袒护被举报者,举报渠道成了被堵塞的无用摆设。

最后,“唯论文”“唯学历”“唯职称”的观念根深蒂固。拜金主义、急功近利等社会不良风气吹进“象牙塔”,加上欠灵活的职称评定方式,促使部分学者从纯粹地追求学术理想变异成对学历、论文、课题等的趋之若鹜者。为了“成名要趁早”,部分学者想方设法走捷径、抄近道,而非脚踏实地潜心钻研。同时,国内公众整体上对学界的不正之风表现出的包容度,是学术不端的温床。因为即使被曝光,涉事者承担的后果与获得的利益不成正比。

学术不端已成为一种全球性问题。国家、社会、高校要协同合作,建立匹配各类科研活动特质与规律的分类和综合评价机制,畅通和开拓举报学术不端行为的渠道,敢于“亮剑”和“回头看”,以“零容忍”态度查处各类学术不端行为。学者要树立诚信自律的学术精神,从源头上营造风清气正的学术生态,为国家建设和社会发展提供更多真正有价值的智力支持。

(网络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