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切勿把教育平权简化为推广屏幕

字体: 2019年04月03日 浏览量: 次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89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天竞 发布:新闻中心

在碎片化的读图时代,没有明星、悲情、焦虑、标题党等元素加持,中青报的长篇报道《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竟然成为爆款文章,阅读量火速突破10万,登上微博热搜榜,同时获得了人民日报、光明网、新京报等多家媒体的评论或追踪报道。可见,这篇特稿何其准确地戳中了社会的深层隐痛——贫富差距下的教育鸿沟。

这篇文章生动且饱含深情地讲述了在直播技术助推下寒门学子奋发图强、扭转命运的励志故事,字里行间难掩作者的“文艺范”,如“往井下打了光,丢下绳子,井里的人看到了天空,才会拼命向上爬”之类的表述。

一块屏幕加上一根网线,让知识从成都七中的一间教室,辐射到全国200多所学校的很多间教室。16年来,7.2万名学生,实现了88个清华北大的梦想,以及大多数人被大学录取。技术让处于“远端”的学生们接受到更系统专业的教学,也见识到外面世界和“天才”们的样子。

在中国,远程直播授课并非近几年的新鲜事。据媒体报道,早在本世纪初,人大附中、北京四中等名校就开始尝试远端直播课。随后,部分名校逐步建立起自己的远程直播授课体系。中青报文章中的“双师课堂”(线上名师直播+线下教师辅助)的模式被业界人士称为在线教育2.0时代扩大服务群体规模的产物,属于教育扶贫的一种现实途径。

做一个大胆但合乎情理的假设:某贫困县高中的校长在朋友圈看了这篇推文,以及权威媒体和公众对其的正面评价,为之振奋,当即转发到教师群。他计划立即与某所“中国最前列”的高中联系,引入课程同步直播。然后,要求每个班主任从各自班级中选拔出前十名的优秀学生组成直播火箭班,举全校之力,齐抓共管,以期成为第二个“禄劝一中”。校长认为学校的前途肯定一片向好。

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媒体,应该积极思考光明的背面。因此听闻禄劝一中学生坎坷的奋斗历程和令人欣喜的成绩后,开始有媒体探访其余的200多所学校,乃至其他开设网络直播课程的学校。没有被屏幕改变命运的大多数慢慢露出冰山一角。当然,我们不能仅凭这些或正面或负面的个案,就为远程直播授课盖棺定论。然而,只有积极与消极的案例同时摆上台面,人们才得以愈发理性地看待这块发烫的屏幕。

不同的学校、老师、学生,面对同一块屏幕,由于能力、认知、评价等各方面的差异,而生发的重重争议背后是复杂且永恒的教育问题。具体而言,是对教育平权的理解。

目前看来,这块屏幕对寒门学子的意义不可否认。但若把教育平权简化为推广屏幕,此类逻辑需要警惕。如果学校不具备相关配套措施,比如及时答疑解惑的课堂教师,那么“赶时髦”式的盲目变革对跟不上名师进度的普通学生而言,往往是悲剧。

除了创造更多接受同等教育资源的可能性,学生自主选择受教育的方式也是教育平权的应有之意。不能让学生成为某些人一拍脑瓜的牺牲品,或教学试验的小白鼠。

窃以为,针对远程直播授课这类优质资源,不妨先用来培训教育欠发达地区的教师群体,而非直接取代课堂。教师们熟悉学生的具体情况,故能够相对容易地找到平衡网络与现实教学模式的折中点,从而达到因材施教、教学相长的理想状态。

或许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中青报的文章里似乎预设了一个观点:成都七中的精英教育才是好教育。此处对应的准确用词是“教学”,而非“教育”,教育的要求更高阶。合适是教育的真正内核。

(网络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