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者视角

夏泉、王菁:优秀县委书记教育背景比较研究

字体: 2019年06月14日 浏览量: 次 来源: 《中国领导科学》2019年第3期(中央党校、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主办) 作者: 夏 泉 王 菁 发布:新闻中心
摘要:对2015年中央表彰102名优秀县委书记教育背景进行分析发现,普遍受教育意愿较强,继续教育程度高,同时各地区教育及社会发展差异会导致不同地区县委书记教育情况存在差别。与1995年受表彰的100名优秀县委书记比较发现,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学历层次较高且学习经历更丰富。结合1995、2015年前后两次受表彰优秀县委书记教育背景情况分析,由此预测未来一二十年,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时代,县委书记群体教育背景情况可能的发展态势。

县委书记是关键岗位的领导。2015年6月,中组部对全国102名优秀县委书记进行表彰。这是1995年中央首次表彰100名优秀县委书记以来,时隔20年再次对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进行表彰。本研究以2015年受表彰的102名优秀县委书记为研究对象,并与1995年受表彰的100名优秀县委书记进行对比。本研究资料主要以相关政府门户网站、地方人事网、主流新闻网、报刊论文资料等渠道为信息搜集来源,选取受表彰县委书记所属行政区域、出生年份、最高学历、教育经历等要素构成研究主要内容,以教育经历发展变迁为研究主体,结合不同年代、地区发展情况,通过对优秀县委书记教育背景信息进行挖掘,运用履历分析、案例分析、比较分析等方法,深入探讨我国不同年代、不同地区优秀县委书记受教育的变迁情况。并以过去20年来县委书记教育发展情况为参考,由此预测、展望未来一二十年,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时代,以县委书记群体为代表的基层领导干部群体的教育发展态势。

一、2015年102名优秀县委书记教育情况分析

据相关统计资料显示,2015年受表彰的102名优秀县委书记中,具有大专学历2人,大学学历48人,研究生学历52人[1]。102人中,具备党校学历的57人,其中含研究生学历39人。换言之,在2015年官方发布的优秀县委书记数据中,超半数县委书记取得研究生学历,且具备中央或省级党校学历。党校学历人员中研究生学历人数占比68%。在年龄分布上,102名县委书记中“70后”14人,“60后”84人,“50后”4人[2]。可见,受表彰县委书记以“60后”为主力,学历普遍较高,以大学和研究生学历为主,专科及以下学历者只占极少数。县委书记队伍具备较高知识素养和较强理论基础。

(一)我国不同地区县委书记教育情况

从地域上看,我国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以平均每省级3人、每大行政区17人的频数,分布在我国华东、华北、中南、西南、西北、东北六大地区共31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华东地区24人,华北地区14人,中南地区20人,西南地区20人,西北地区16人,东北地区8人。具体情况如下:

一是华东地区:县委书记涵盖7省(市),共24人,是全国七大地区中受表彰县委书记人数最多的,同时也是涵盖省份最多的地区。该地区县委书记分布为上海市2人,江苏省3人,浙江省3人,安徽省4人,福建省4人,江西省3人,山东省5人。24名县委书记中,研究生学历人数与大学学历人数持平,皆为12人,其中“60后”18人,“50后”2人,“70后”4人。从结构上看,华东地区县委书记年龄及学历结构与全国102名县委书记基本一致。全国共4名“50后”县委书记中,华东地区占2名。该地区24人中,19人选择继续学习,至少16人有党校学习经历,15人在就职学习后学历层次得到提升。同时该地职前学历为专科及以下者,皆通过继续教育提升了学历层次。该地区县委书记在后期学习中,6人获得硕士学位,3人获得博士学位,多人有出国学习与培养经历,干部在职教育经历较为丰富。

二是华北地区:县委书记涵盖5省(市、自治区),共14人。分布为北京市2人,天津市2人,河北省5人,山西省2人,内蒙古自治区3人。14人中研究生学历7人,大学学历7人,大学学历与研究生学历人数持平。14人全部为“60后”。该地区县委书记学历分布结构与全国县委书记分布基本一致,年龄结构较为单一。此外,县委书记几乎都接受了继续教育,其中4人获硕士学位,1人获博士学位,多人具备党校学习经历,干部在职教育经历普遍较为丰富且就学院校多为我国知名学府。在职教育以党校培养为主,注重高校联合培养与专业学位学习。

三是中南地区:县委书记涵盖6省(自治区),共20人。分布为河南省5人,湖北省3人,湖南省4人,广东省3人,广西壮族自治区4人,海南省1人。县委书记中研究生学历9人,大学学历11人,研究生学历人数略少于大学学历人数,但相差不大。20人中“60后”13人,“70后”6人,“50后”1人。该地区县委书记年龄跨度较大,年龄最大的林北川与年龄最小的陈俊林相差17岁。六大地区中,该地区“70后”县委书记人数最多,在全国“70后”县委书记中占比43%。该地区在职学历人数16人,其中9人为党校学历,且党校学历人员职前学历全部为专科及以下学历。

四是西南地区:县委书记涵盖5省(市、自治区),共20人。分布为重庆市2人,四川省6人(全国最多),贵州省4人,云南省4人,西藏自治区4人。研究生学历9人,大学学历10人,大专学历1人。年龄分布为“60后”18人,“70后”2人。该地区县委书记学历及年龄结构与全国县委书记分布基本一致。同时,全国仅2名大专学历县委书记中1人来自该地区。20人中,18人有在职学习经历,15人有党校学习与培养经历,除大专学历县委书记王平具体在职学习经历不明确外,西南地区职前学历为专科及以下学历者,皆通过在职学习提升了学历层次,且1人获得硕士学位,1人获得博士学位。

五是西北地区:县委书记涵盖5省(自治区),共16人。分布为陕西省4人,甘肃省3人,青海省3人,宁夏回族自治区1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5人。其中研究生学历8人,大学学历7人,大专学历1人。年龄分布为“60后”14人,70后2人。学历及年龄分布结构与全国县委书记基本一致。我国2名大专学历县委书记中另1人来自该地区。该地区16名县委书记中,除邱树华为在职大专学历外,其他人皆为党校学历,且学历层次皆为本科及以上。该地区职前学历为本科及以上学历者较少,而职前学历为专科及以下学历人员都接受继续教育并获相应学习成果。如冯振东职前学历为中专,后于中央党校、西北大学学习,并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六是东北地区:县委书记涵盖3省,辽宁省3人,吉林省2人,黑龙江省3人,共8人。其中研究生学历7人,大学学历1人。年龄分布上,“60后”7人,“50后”1人。从结构上来看,该地区是我国六大地区研究生学历人数占比最高的地区,且多人具备党校学习经历,无专科及以下学历人员。从年龄上看,东北地区县委书记以“60后”居多,无“70后”,“50后”有1人。

(二)不同地区县委书记教育情况比较分析

通过对我国六大地区2015年受表彰优秀县委书记教育信息进行比较,不难发现我国各省市自治区受表彰县委书记人数相差不大,平均为每省级3人。其中四川最多(6人),海南、宁夏最少(1人)。从各地区县委书记学历分布来看,除东北研究生学历人数占压倒性优势外(7:1),其他地区研究生学历与大学学历人数基本持平,全国仅有的2名大专学历县委书记分别分布在西南与西北地区。从年龄分布上看,县委书记以“60后”为主力(占82%),“70后”县委书记在华东与中南分布较多,分别为4人与6人。全国4名“50后”县委书记分布为华东2人,中南1人,东北1人。从我国各地优秀县委书记教育背景信息来看,我们发现以下特征:

一是受教育意愿普遍较强。102名县委书记中,仅有2名为大专学历,其余皆为本科及以上学历。职前学历为大专及以下者大多通过在职学习提升了学历层次,且部分人员获硕士、博士学位。大专学历人员中,邱树华在职期间分别在新疆广播电视大学会计专业、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研究生班、新疆财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专业学习,并参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党校干部理论培训班学习,学习经历丰富,学习意愿较强。

二是不同地区经济及教育发展状况影响县委书记受教育情况。我国华北地区教育事业相对发达,内含一批著名学府。该地区县委书记职前学历为本科者人数较多,且不少人毕业于名校。如该地区何志刚毕业于天津大学,吕志成毕业于南开大学等。继续学习中,华北地区县委书记依然强势,如程连元曾在哈佛大学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北京工业大学经管学院学习,并获管理学博士学位。相比之下,西南、西北地区则相对较弱,除全国仅有的2名大专学历县委书记来自该两地外,县委书记职前学历以大专、中专人数居多,且两地共36名县委书记中,党校学历人数占比72%。

三是县委书记在职学习在学科专业选择上具有倾向性。多倾向选择适应岗位需求、有助于职业能力提升的经济管理、行政管理、党政管理等专业。除部分原专业技能或学术能力较强者会在原专业上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其他多数人员在职学习倾向选择管理类专业。据已有资料显示,全国102名县委书记,修学经济管理专业的达28人。

四是各级党校在我国县委书记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从我国县委书记学历分布来看,党校学历人数占比56%。通过观察发现,党校学习是我国领导干部继续教育的主要形式之一。除提供本、硕学习班外,党校还组织中青班、青干班、县委书记研修班等多种学习形式,为我国党员干部提供多样化的在职学习机会。此外,57名党校学历县委书记中39人为研究生学历,占全国县委书记研究生学历人数的75%。可见,各级党校在我国党政人才建设中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二、2015年、1995年两次优秀县委书记教育情况比较分析

本研究同时对1995年受表彰的百名优秀县委书记信息进行收集整理。尽管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多数业已退休,且接受教育时间较早,部分教育信息难以完整追溯。然而从总体上看,1995年与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的教育经历存在较大差异。在年龄结构上,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平均年龄46岁,平均党龄21年,平均工龄24.5年;而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平均年龄50岁,平均党龄26.5年,平均工龄30年。由此我们认为,较之于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1995年县委书记受表彰时相对年轻,且资历较浅。在学历上,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最高学历普遍高于1995年县委书记,在职学习经历更为丰富,学习层次更高、形式更多元,且大多接受过各级党校教育。

结合1995年与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所处时代背景进行分析,我们发现造成前后20年县委书记教育背景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三点:

一是教育经历受“文化大革命”影响较大。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大多出生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而我国“文化大革命”发生于1966-1976年间,几乎所有县委书记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且正值青少年在学时期。“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国教育体系受到严重破坏,在一个时期内造成了“文化断层”“科技断层”“人才断层”现象。据1982年人口普查统计,全国文盲和半文盲达2.3亿,占全国总人口数的近四分之一[3]。这一时期,我国青年普遍受教育程度较低。资料显示,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中多人曾遭遇学习中断情况,部分人员“文化大革命”后继续学习,不少人放弃学习直接就业。

二是教育经历受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影响。相比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受“文化大革命”影响较小,改革开放为我国政治、经济及教育局势带来重大变化,随着“科教兴国”“人才强国”战略的提出,我国对培养高素质、创新型人才提出了新要求,高等教育领域的“985工程”“211工程”“双一流”大学建设更是为我国培养高素质党政人才提供新的机遇。新时代干部队伍整体素质得到较大提升。

三是党组织对领导干部要求提高促使县委书记持续学习。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任职期间,我国社会经历了重大变迁。有限的教育资源影响其教育发展,党组织在干部选拔中对其教育背景重视程度相对不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态势良好,教育质量与水平稳步提升,政治上重视、政策上支持及教育环境不断优化为领导干部创造了良好学习条件。党组织对干部高标准、严要求促使县委书记不断学习的意愿强烈。

三、新时代优秀县委书记受教育背景发展态势预测

中国已经步入新时代。未来一二十年,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大背景下,随着党中央、人民群众对领导干部整体素质要求的不断提高,高等教育快速发展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持续提升,对我国基层领导干部尤其是县委书记群体的教育背景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纵观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与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的实际受教育背景情况、教育差异及变迁,结合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形势、社会发展主流要求以及县委书记群体教育发展的总体脉络,可由此推测未来一二十年,我国以县委书记为代表的基层领导干部群体的教育背景可能呈现以下发展态势:

一是国民(学历)教育在干部教育中发挥基础作用,基层领导干部学历水平将会进一步全面提升,名校(含海外)高等教育背景成为主流。相比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的整体学历情况,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学历水平及层次明显提升,本科、研究生学历人数大规模增加,学历教育在干部教育经历中占有重要比重。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由于在学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社会整体对就职人员的学历水平要求不高,加之“文化大革命”动荡等原因,基层干部群体就职时期总体上对教育经历及学历层次没有统一标准与较高要求,在培养中更加注重干部的基层领导能力及后期在职培养。而2015年受表彰的县委书记,仅从职前学历来看,相比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有了大幅提升,且职前学历以公办国民学校学历教育为主,少有县委书记是“零基础”入职,受表彰时已基本摆脱专科学历实现了学历提升,同时在县委书记的教育经历中,名校教育占比增加,成为干部培养的重要阵地。随着国家“双一流”大学建设持续推进,扩大我国高等教育功能性辐射,提升整体高教质量与水平,在我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战略加快落实、高等教育实力日渐增强的未来一二十年里,我国基层领导干部学历水平将会大幅提升,在教育选择与走向上,有可能呈现学历学位平均线提高,名校教育背景成为主流的新发展格局。

二是各级党校在职培训教育成为县委书记党性锻炼、专业能力与领导能力提升的主要途径。从1995年与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教育经历中可看出,党校教育是我国基层党政领导干部培养的重要形式。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中,党校学历人数占比56%,党校学历县委书记中研究生学历人数占比68%,占全国县委书记研究生学历人数的75%。此外在县委书记教育经历中,多数都经历过如党校中青班、青干班、各类研修班等培养形式。从职位要求而言,县委书记是我国基层党组织的一线指挥,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落实、党的意志传达的重要领路人。党校教育作为党的意志传达的重要载体,一方面能够锤炼党性,促进县委书记的党性修养提升,帮助基层领导干部明确自身职责,坚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与一切为了人民的发展理念,将服务人民放在第一位。另一方面,党校教育有利于帮助基层党员领导干部提升执政能力、学习能力与科学领导能力,培养与提升基层干部的管理能力及专业能力。党校教育能够作为传统学历教育的重要补充,在提升基层干部领导力及综合素质能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为县委书记教育经历增砖添瓦,促进干部专业能力与领导能力协同提升。

三是教育形式更为多元,联合培养与海外进修等新型培养方式日趋重要。随着我国开放发展的步伐加快,县委书记及各级领导干部需要进一步开阔国际视野,国内外名校联合培养与海外进修学习等模式,在我国党政领导干部教育经历中的比重日益增加。相比199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2015年受表彰县委书记中,一些县委书记具备海外留学、国内外高校联合培养经历,且部分获得联合培养或海外名校学历学位。可见,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日益提升与全球化发展趋势的持续推进,我国领导干部在教育培养中逐步放眼世界,不再拘泥于单一的本土教育培养模式,将更注重领导干部的多样化、多层次综合培养,注重拓展基层核心领导干部的国际视野,推动干部群体学习更为先进的国际化、现代化管理理念,打破传统党政领导中可能存在的认知局限,进一步推动学习型、创新型政党构建。

四是领导干部更加重视执政本领学习,自我学习能力不断提高,自我教育、自我修炼态势进一步凸显。我国党政领导干部教育水平在总体上呈现上升趋势,这不仅来自于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社会经济发展对领导干部学历要求的提升,更为重要的是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领导干部“全面增强执政本领”“在全党营造善于学习、勇于实践的浓厚氛围,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推动建设学习大国” 。在此背景下,我国部分县委书记即使基本学历水平业已达到或高于县委书记教育水平的平均任职标准,仍选择继续教育学习,并有部分人员在继续教育中再次实现学历水平的提升(如取得专业学位)。相比1995年县委书记,2015年县委书记中在职学历提升人员数量呈规模性扩大。由此推测,我国县委书记与基层党政领导干部的教育背景,可能呈现出对自我学习的要求不断提高、受教育意愿日趋强烈、对个人专业能力与领导能力要求日益紧迫、学习主动性大幅增强的发展态势。

(夏 泉,暨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广东省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党内法规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中国近代史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央党校2019年365体育投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研修班学员;王菁,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育经济管理专业2016级硕士研究生。)

[注 释]

[1]邹春霞,周宇.中组部公示拟表彰的百名优秀县委书记[N].北京青年报,2015-06-11.

[2]王红茹,董显平,吴文征.102位优秀县委书记仕途明朗[J].中国经济周刊,2015(36).

[3]国家统计局.中国1982年人口普查资料[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1985.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