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者视角

刘金山:美国经济转型的全球化路径与中国贡献

字体: 2019年06月10日 浏览量: 次 来源: 南方日报 作者: 发布:新闻中心

北美大陆是一片因全球化而被开发的土地,美国是一个因全球化而生的国家。生于全球化的美国,利用一切手段获取全球化红利,集聚全球生产要素,开拓全球市场,推动美国产业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谋求美国利益最大化。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为之提供了要素贡献、产品贡献、市场贡献和资本收益贡献。

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拉开了东西方经济发展历史大分岔的序幕。从此,一个经济体和全球化的互动决定了其发展前景。北美大陆是一片因全球化而被开发的土地,美国是一个因全球化而生的国家,是当时西欧(尤其是英国)重商主义的美洲实践,更是全球化在北美洲烙下的基因。美国人要建立一个致力于商业、贸易和财富的社会。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生于全球化的美国,就要利用一切手段获取全球化红利,集聚全球生产要素,开拓全球市场,推动美国产业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谋求美国利益最大化。美国建国243年来,无论国内外形势如何变化,这一全球化路径和目标始终如一。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为之提供了要素贡献、产品贡献、市场贡献和资本收益贡献。

一、美国从农业社会迈向工业社会的中国劳动力要素贡献

2012年6月18日,美国国会正式就《1882年排华法案》向华人道歉。为什么美国国会在法案颁行130年后道歉?因为美国人终于认清当年在美中国劳工的贡献。

1876年,在建国100周年之际,美国已经成为仅次于英国的世界第二大工业国,初步实现了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而在这一转变过程中,美国充分享受了中国的人口红利。

19世纪早期,英国工业革命之风吹拂美国,但市场范围决定劳动分工,美国工业发展需要一个庞大的市场,而一个切实可行的交通运输系统是形成全国市场的关键,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是产业发展的先行资本。1880年代中期的交通运输革命为美国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国内市场,将工业化的东北部、农业的中西部和棉花王国的南部地区紧密联系起来。

当时,交通基础设施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工程,美国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作为国家政策,美国政府鼓励华人赴美。1868年中美两国签订的《蒲安臣条约》第五条就有鼓励华人赴美的内容。根据1876年的调查报告,当时在美华人有10.5万人,多为成年男性劳动力。美国经济史学家加里·M·沃尔顿估计,1850年至1882年有近30万中国人来到美国。

中国劳工为美国交通路网建设尤其是太平洋铁路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太平洋铁路是第一条横穿北美大陆的铁路,被称为工业革命以来七大工业奇迹之一。从一定意义上说,正是这条铁路成就了现代美国。火车成为美国的象征,是美国经济占据工业化世界领导地位的缩影。作为经济起飞阶段的领先部门,铁路引领美国向现代经济增长转型。

如果说,奴隶制是内战前美国经济运行最基本、回报率最高的制度,那么,中国劳工是美国迈向工业社会过程中回报率最高的生产要素。这也是2012年美国国会向华人道歉的根本原因。

美国利用全球生产要素,开拓国际市场,保护国内市场,终于在1898年超过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

二、美国迈向世界经济中心的中国市场贡献和资本贡献

19世纪中后期,美国铁路建设联通了国内市场,但工业指数增长的生产能力需要更大的市场。因全球化而生、因全球生意而生的美国,有着想把他们的“实验”在全球生根发芽的冲动。

美国是一个海洋国家,需要完成内陆经济向海洋经济的战略转换。被称为“海权论思想家”的纽波特海军大学校长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提出了建设海洋帝国战略。如何实现这一战略呢?美国学习的对象是当时唯一成功转变为海洋国家英国。美国奉行门罗主义,保持与欧洲互不干涉;同时,瞄准巨大的中国市场和亚洲市场,开发太平洋到中国的“海上边境”。

美国的世界制造中心在东海岸(大西洋海岸),想要进军太平洋,必须连通大西洋与太平洋。为了日益剧增的国家利益,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秉承“语气温柔,手持大棒,万事亨通”的外交哲学,探索新机遇,加强美国的财富和威望,其大事件之一就是修建并控制巴拿马运河——一条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进而联通全球市场的人工运河,一条“美国大陆—夏威夷—菲律宾—中国”的世界市场通道形成了。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言,“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美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制造中心。

世界制造中心的进一步发展,需要集聚全球的资本要素。金融可以为实体经济插上腾飞的翅膀,美国需要一次新机遇。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等到了美国的新机遇: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1914年,英国还统治着全球金融,英镑是国际贸易中的首选货币,也是国际储备的首选货币,伦敦是全球放贷者。1915年,纽约已经成为了主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并且取代伦敦成为了全球的放款人。1915年1月18日,《华盛顿邮报》金融专栏作家霍兰德说:“中国已经并即将把总额约300万美元的黄金送到美国。”“中国从伦敦市场转向纽约市场……这意味着世界金融中心最终从英国首都转到华盛顿。”也许,这只是一次交易,但意味着中国对美国投了信任票。中国来到了纽约,日本来了,南美洲来了,美元羽化成蝶,渐渐取代英镑成为避险工具。1928年底,美元超过英镑,成为国际贸易中的首选货币。

在这场金融中心大转移中,中国的行动,中国资本的信任票,大大支持了纽约。1944年,布雷顿森林国际会议,中国也是支持美国方案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美元真正成为国际坚挺货币的开端,从此,美国开始集聚全球的资本要素,这当中,中国资本的信任票至关重要。

然而,“黄金20年代”却在1929年遭遇了经济大萧条。中国市场再一次为美国经济复苏作出了贡献。

1935年春天,美国经济考察团访华,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要继续保持对中国巨大的贸易顺差。1931年,美国对中国出口5.0065亿美元,顺差3.0839亿美元,以后出口额和顺差逐年下降,美国亟须扭转这一颓势。1935年3月16日,考察团到达第一站上海后,团长麦卡隆·福比斯强调,此行目的在于“研究中美两国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商务关系”。

三、美国引领全球价值链的中国贡献

全球化背景下,一个国家(地区)经济发展一般经历三个阶段:切入全球价值链,构建国家(地区)价值链,引领全球价值链。世界制造中心以其强大的生产影响力和市场影响力推动着该经济体快速成长。即使在生产要素成本上升而发生产业转移之后,该经济体的世界影响力依然存在。伴随着产业转移,强国进行了全球价值链和全球产业链布局。

1980年4月,首家中美合资企业北京长城饭店开业,开启了美国对华直接投资的新篇章,激发了美国企业家到中国投资的理性冲动。美国企业家发现,中国大陆有如此多的廉价劳动力,在他们眼里,中国大陆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就是白花花的银子。美国开始再一次享受中国的人口红利。

美国建国100周年与200周年之际,都充分享受了中国的人口红利,但二者有着显著的不同,前者主要是人口红利,后者不仅仅是人口红利,更重要的是引领全球价值链的资本收益。

中国快速发展的加工贸易,处在微笑曲线附加值低的中间环节,美国主导着微笑曲线附加值高的两端(研发设计和品牌营销)。美国主导全球价值链的背后,是从工业经济迈向服务经济,从货物贸易主导迈向服务贸易主导。这一经济转型,是把世界发展(尤其是中国的发展)作为本金,轻轻松松从世界赚大钱。这就形成了“美国投资,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生产与消费结构的互补性特征。中国为美国提供了巨大的消费品贡献和资本收益贡献;同时,也为美国提供了巨大的资本品市场贡献,一架波音飞机可以换中国生产的10亿条裤子。

1993年新任总统克林顿,试图给中国最惠国贸易地位附加条件,但很快意识到“伤中国,就是伤美国”,很快签署了中国的最惠国地位。1997年发生亚洲金融危机,中国承诺人民币不贬值,树立了负责任大国形象,美国人对此高度赞扬,中美经贸依存关系至关重要。

2001年底,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拥抱世界市场。这为中国制造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同时也为美国的资本收益插上了腾飞的翅膀。2010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结束了美国约110年世界第一的光荣历史,美国人似乎不高兴。

但要知道,这是美国引领全球价值链的必然结果。2008年,美国发生金融危机,但很快就缓解了金融危机的冲击,避免了发生1929年那样的经济大萧条。其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公司约有三分之一的利润来自境外,只要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经济平稳发展,美国公司利润受源自本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便有限。资本输出改变并强化了美国对抗危机的能力。

作为负责任的全球利益攸关者,美国的政要须充分认识到基辛格博士的那句话:“中美彼此需要,因为两国都太大,不可能被他人主导;太相互依赖,经受不起彼此孤立。”

(作者信息: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