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无效社交,我们是那个狭隘的索取者吗?

字体: 2019年07月03日 浏览量: 次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4期 作者: 新闻与传播学院2018研 施晶晶 发布:新闻中心

? ?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延续长辈们的经验,社交在今天越来越重要。但频繁且质量参差的社交也让人厌倦,甚至产生了一个新词叫“无效社交”,形容“那种无法给你的精神、感情、工作、生活带来任何愉悦感和进步的社交活动。”

? ? 对这个词的解释,我的疑惑多于它的赞同。

? ? 如此“全方位”无效的社交,我还真没想到什么现实案例。和他人交往中的所见所闻所感真的让我们一无所获?这里的愉悦感是不同观点的交锋讨论,还是只是一种排异的抱团取暖?

? ? 人们感慨社交越来越功利,对此持批判态度,但当我们质疑社交的有效性时,不也在进行功利化衡量吗?我们厌倦无效社交,其实是在算计“我花费的时间精力能获得哪些回报”,而不是“我能为这种社交带来什么”。在这里“我”就成了“索取者”而非“给予者”。以索取者姿态,长远来看不会有太好的结果。社交本不该用有效与否来衡量,因为社交不只是利益计算,也是思想和情感的交流。

? ? 我们倾向于认为无效社交是由别人造成,或环境使然,但也许我们自己也要负很大责任。

? ? 人情社会,社交夹杂着利益与情感,纯粹的精神交往可遇不可求,现实中的交流就像摸着石子过河,在黑暗中去触碰真心。因此我们的投入程度决定了交谈的质量。有效的社交是共同努力的结果,要么双赢,要么两败,关键在我们是不是都愿意和对方交心且付诸行动。我们是愿意去接纳不同的观点,结交性格不同的朋友,还是呆在自己熟悉的社交舒适区,以“话不投机半句多”为由自我封闭?道不同一定不相为谋吗?我们能不能尝试理解对方处境,求同存异呢?

? ? 一位外国记者在分享她与人交谈的经验时说,她和很多人聊,虽然她并不认同很多谈话对象的观点,但他们依然保持一种愉快的对话,且有所收获。她屡试不爽的秘诀在于“Waiting to be amazed, you always have something to learn”。

? ? 我们该学着谦逊,有时傲慢和偏见让我们看不到别人的闪光点,因此扼杀了走心的可能。

? ? 有档谈话类的综艺叫《十三邀》,主持人许知远几乎每期都会遭遇带有偏见和某种固执的交谈尴尬,出现双方为填补空白尬聊的情形,这其实是现代人的写实,反映出我们的社交焦虑。因为两个陌生的人,其实很难快速地敞开心扉,真诚和真正地对话。衡量一次对话是否走心,有个简单标准,就是沉默时,我们是否觉得尴尬,能不能享受沉默制造的空白。

? ? 和人交往,不妨先问问自己,是不是付出了真心,还是成了那个狭隘的索取者。

(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